1)第七百三十一章:被逼入绝境的头曼单于_秦功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寒风拂过,篝火飘舞。

  在姑衍山的顶峰处,一名名手持长戈、秦旗的铁鹰将士,全都把目光看向祭祀台上的白衍,在赢辟宣读秦王嬴政的功绩后,在以往匈奴人祭祀的地方,白衍用匈奴人的器具,祭祀中原人的先祖。

  从夏商,再到周朝,从春秋到战国,一代代国君,一代代诸侯王面对匈奴时,所受到的屈辱,在白衍祭酒的这一刻,似乎一切都得到倾泻。

  篝火之下,白衍转过身,映入眼帘的,是数不尽的头颅放置在走道两旁。

  祭祀封禅过后,白衍便手持佩剑,在众人的目光中,把东胡王的子嗣斩杀在台上,伴随着尸体倒地,鲜血逐渐蔓延。

  白衍拿着带血利剑,直勾勾的看着尸体许久。

  “已为王封禅,将军何时南下?”

  赢辟这时候来到白衍身边,忍不住开口出声询问道,这来也来了,也当着所有将士,当着昔日诸国旧族名士大儒的面,为秦国祭天,为嬴政封禅。

  做完这一切,白衍终归可以南下,返回中原了吧!

  一旁赢槐眼神灼热的看向白衍,与当初赢羲看向白衍的眼神,别无二致,这也不能怪赢槐,实在是眼下的场景,太过令人热血沸腾。

  白衍领兵,真的在匈奴人的圣地,狼居胥山,祭祀中原先祖,在姑衍山,为嬴政封禅。

  这等事迹千百年来独此一遭,前所未见,闻所未闻,男儿如此,当真是不枉来这人世间。

  “赢老,此乃南下地图,待匈奴北上,追至此地离开后,赢老便可南下!”

  白衍听到赢辟的话,回过神,对着赢辟说话间,伸手从怀中,取出一块地图交给赢辟。

  这是白衍一直都准备好的。

  眼下赢辟、鞠武、钟兴那些人,白衍让他们回去,并不害怕他们会隐瞒封禅一事。

  他们本就是士族士人,骨子里便自诩高高在上,与常人不同,而在狼居胥山祭祀封禅,对于他们的名声而言,也有着莫大的好处,怕这辈子,也仅此一次。

  他们不会隐瞒这件事情,甚至还会把这件事情,为白衍传播出去。

  “武烈君这是何意?”

  赢辟老脸惊愕的看向白衍,怎么听着白衍的话,似乎不打算南下。

  别说赢辟,就是一旁的赢槐,以及祭台下,鞠武、田燮等人,也纷纷不解的看向白衍,特别是老迈的鞠武,虽然没有开口,但与田燮对视的目光就能看出,鞠武也不明白,白衍还要意欲何为!

  这屠族也已经屠族,这祭天也已经祭天,封禅也已经封禅,为何还留在北方?

  “匈奴还没有报干净,更何况,东胡的仇还等着白衍去报!此行白衍会把匈奴人引到东胡领地,赢老无需担忧!”

  白衍收起佩剑。

  脑海里浮现一个个场景,婉如那惨死的东胡王之子,经历过的一幕幕,白衍已经有足够的把握,把匈奴人引到东胡疆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okan9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